蟬子。

剑三。古风。暖暖。

【方王】DAYDREAM<First Imagine>

*精神疾病有,网络资料参考有,专业人士请多包涵

*ooc

*神秘人士方士谦×酒吧小魔术师王杰希

*小学生文笔

*慎入,避雷注意

<First Imagine>

“杰希,过来。”

他抱着书回头,眸子里全是星光波澜。

房间内唯一的暖色光源在青年身上镀了金,长腿踏着毛地毯,赤裸的足踝在黑裤与深红纤维之间衬得更加苍白。衬衫与贴身黑马甲刻出他美丽的腰线。妖娆妩媚。

“親爱的,”方士谦搂住小魔术师带进心口,俩人一併摔进天鹅绒面沙发“今天怎么了,是谁惹你不开心?”

大手不安分的伸进衬衣内按着腰腹揉捏,然后开始顺着肋骨往上爬——指甲搔刮乳首,囁着饱满的耳垂,方士谦感觉到怀里人轻颤,异常温顺的往自己身上贴。

“没…唔…!嗯……”王杰希被情欲撩拨发出的低声喘息像隻慵懒无比的猫,用牠靈活的尾巴与搔人的爪子一下一下拨弄着方士谦心裡最柔软的深处。心痒难耐,空气躁动,震荡出炙热涂抹在他们交缠的肢体之间,然后融化在彼此交换的呼吸中。

“方士谦……”他回过身伸手拨开方士谦額头凌乱的发丝,額顶着額,凝视着他深邃的棕色虹膜。

“嗯?”杰希的肚子手感不是一般的好……嗯嗯最近没吃饭吗怎么感觉还是没肉诶呀这样可不行我的杰希……

“手,离开。”

王杰希一个翻身,俐落的甩开缠在身上的长臂,清冷嗓音像拍打在石阶上青苔的雨滴,浇了方士谦一身寒。“没,只是有点烦心事。”平常表演时用面具遮起的大小眼一瞪,“还有,我说过多少次,别把我当小孩子哄。”捏住对方直挺的鼻梁使劲,王杰希听着难受的哼哼嗯嗯似乎心情不错美丽。

“诶呦亲爱的别别别别别……”硬是挤出幾滴眼泪,方士谦在装可怜的同时又在光滑细腻的胸前趁机摸了几把,“消停点杰希,我知道你最舍不得我难受。”往上捧着完美的瓜子脸蛋,他再次成功的给恋人顺了毛。

虽然生气的杰希也很可爱,但是太激烈的爱还是承受不起啊……。方士谦默默的给自己点了好几个讚。

“杰希,所以到底怎么了?”他用指腹磨蹭颊上的软肉,眸子里满满的寵溺。方士谦压低了嗓子,震动透过空气灌入恋人脆弱的耳膜,绯红与热烫往他双颊襲卷而来,勾起了方士谦好看的嘴角。

王杰希总是不了解为什么这个人可以换画风换得这么快,讨揍的变态死不要脸可以砰的一声变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风流雅痞绅士。

总是被牵着走啊。王杰希对非常吃这一套的自己感到无力。

薄唇轻启,语句漂荡在空间中然后随着王杰希阖上他美好的唇瓣而消散。

“            ?”

他把手覆上颊上的温暖,被黄色点亮的虹膜在向方士谦提问。

绅士帽向上一个抛接,瞬时漫天玫瑰傾泄,原来放入的香槟连厚重的深绿玻璃一起变成三隻繫着墨绿丝带的香槟色绒兔,蹬着腿一蹦跃下舞台朝着观众席蹿去。

掌声与欢呼如潮水般疯狂的涌出整间酒吧,纸钞、硬币与鲜花不停的被扔上小小的木质舞台,在王杰希的脚边堆起迷你山丘。充满绅士风度的鞠躬画下表演的句点,王杰希隐藏在面具下的神秘五官与精炼的魔术再次成为女性顾客的热门话题。

这里是他的天下,支配人类感观的国王。

“不错啊大眼,姑娘们都愿意为你开好几瓶香槟王了。”

懒洋洋的男声随着休息室的门被推开飘了进来。

“叶修。”王杰希擦拭魔术道具的手没有停顿,平凡的短棍在他手裡像是至上珍宝,就连因长期使用而出现的脱漆碰撞也像某种古老的印记。

“有事?”王杰希掃了一眼来人,淡淡的开口。

“没事没事,只是来看看我的好朋友过得好不好。”叶修倚着刷成贝母白的墙壁,悠悠的点起一根烟。

调酒师精美的手指逗着兔子的耳朵,清淡的眉目带着笑。

“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让我觉得头晕想吐,“ 王杰希毫不客气的回嘴” 如果直说重点的话我会很感谢你的。”放下整理妥当的道具,他折了几把芹菜餵了饿了一晚的小动物们。

“我说,身为你的好同事,必须提醒你,”抽烟男人的声音沙哑而飘忽。

“别太相信眼睛所看到的。”

王杰希抬手掐了带烫的烟草,声音溢出悲伤。

“我知道。”